一肖中特免费料|001期一肖中特平

 

 

 

 

首頁/文化傳播


 
華文傳播)- 華文 四海 海外 華人
文化動態)- 消息 觀察 文脈 影視
原創文學)- 新作 心路 旅游 劇作
鑒寶賞奇)-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
 
 
  新作縱橫   心路筆記   旅游文學   影視劇作  
 
 
您當前的位置/文化傳播
 

 

涉及恩格斯觀點的難忘答辯--“其亡其亡,系于苞桑”
涉及恩格斯觀點的難忘答辯“其亡其亡,系于苞桑”
——讀2013級歷史文獻學作業有感

作者: 臧振
    
    2013級歷史文獻學課程,一百多位同學每人寫了一篇作業介紹自己的收獲,發表在“西岳論壇”。我讀著這些小文章,仿佛也在聽蘇小華老師的課,彌補著當年的欠缺。

    五十年前,我進大學歷史系的時候,老師把我們帶到一間閱覽室,一長排桌上鋪開工具書,老師講到讀古書的重要,尤其是利用工具書作為入門向導的重要;并且說,到了高年級要做論文,會有老師指導我們深入文獻。

    我至今仍舊不大明白的是,剛到三年級,偉大領袖號召我們“去讀階級斗爭這本大書”,到農村參加“社會主義教育運動”(“四清運動”),據說這是關系到黨和國家的前途和命運的大事,這當然比讀歷史文獻重要一萬倍了。下鄉第二年,史無前例的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席卷中華大地;《史記》、《二十四史》等等被人嗤之以鼻并且扔進火里燒掉,當然是不能讀了!那我們就讀馬列毛著和毛主席詩詞吧。到了大學第五年(實際上是第六年上學期),我們忽然被宣布要畢業了,奇怪的是還給發畢業證。但是,還須要到農村和解放軍農場接受遙遙無期的“再教育”。

    又過了一年半,得知“再教育”結束了,正式分配工作。我們這批經過改造的既無資產又無知識的“資產階級知識分子”奔赴“祖國最需要的地方”。我成為“人民教師”,到了一條十分僻靜的山溝里。我是很滿意的,因為每月有四十多元工資,可以匯一部分給家里贍養父母,這說明我混得還可以,比在“廣闊天地大有作為”的“上山下鄉知識青年”強多了。但是,頂著“大學歷史系畢業”的頭銜,我讀不懂古書,更讀不懂外文書,對于自己親身經歷的事件也莫名其妙,我怎么研究歷史?又怎么能講好歷史?我其實是廢品一個!
    我意識到,要解答自己對于現實的困惑(中國是怎么走到這一步來的),必須對于人類社會歷史有一個通盤的了解,否則只會被人牽著鼻子轉,鸚鵡學舌而已。
我首先是通讀了毛著,同時參考兩種流行的中共黨史教材自己寫了個《中國共產黨歷史講義》;又選讀了馬恩列斯著作,參考了當年流行的有關書本,寫了個《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常識講義》,似乎自己已經是個明白人了。其實通過書籍文件不同版本的不同解說和親身經歷的困惑,我已經發現自己十分淺薄。我的所謂“講義”,不過是人云亦云、應聲蟲。我覺悟到,政治家往往要掩蓋真相,而史家之天職是揭露真相、秉筆直書。當然我,沒有這個條件也沒有這個能力。

    任教中學十年,翻破《辭源》兩卷,算是彌補了閱讀古書的能力。1980年,南京大學歷史系劉毓璜教授將我錄取為研究生,研究先秦思想史。兩年半時間,我主要的收獲是初步懂得什么叫研究。比如《史記》,史遷自己就是“信則傳信、疑則存疑”,其后兩千年來,學者們對于其中的問題議論、考證、增補不計其數,這就是研究。又如《詩經》、《尚書》等儒家經典,兩千年來的爭議更是汗牛充棟;必須先把文獻讀懂,才談得到研究先秦的社會和先秦的思想。為了了解先秦社會形態研究中涉及的所謂“歷史分期問題”,在劉先生指點之下,我又選修了哲學系孫伯鍨先生的《馬克思主義哲學史》。這門課程更令我茅塞頓開:原來馬恩思想有一個發展演變的過程,有不少問題在他們去世之前仍然“在討論中”。比如恩格斯的《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》,1891年版和1884年版就有很大的不同,這還是恩格斯自己的修改;至于翻譯中由德文、法文譯為俄文再轉譯成中文,誤差那就更多。又比如在《共產黨宣言》中譯本中,把“揚棄”譯成“消滅”,語氣的差別帶來的后果,真是“失之毫厘謬以千里”!
我從《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》前面蘇聯人所作的序言中,發現他們對于恩格斯講的“在上古時期,血緣關系具有決定意義”持否定態度,他們認為那個時代也是“階級斗爭居于主導地位”。這既是一個理論問題,也是一個潛在著十分重大的現實意義的問題。我就此請教了孫伯鍨先生,他肯定地回答:恩格斯是正確的。由此我展開思路,理順了自己在閱讀上古文獻中遇到的一系列問題,將學位論文題目定為《中國奴隸制時代的重民思想》。

    據郭沫若《中國史稿》,似乎在華夏大地上,早期國家形成過程(夏、商、西周、春秋時期)中,充滿奴隸與奴隸主的階級斗爭,甚至還有奴隸起義。我當時采用了所謂“宗族奴隸制說”,我認為宗族之間的矛盾不是階級矛盾,而成功的統治者都十分重視收羅民心,這就是那個時代的“重民思想”。
    畢業論文答辯,令我終生難忘!

    劉毓璜先生邀請了他的幾位至交摯友組成“答辯委員會”。南京師大三位教授:“段老”段熙仲先生,時年八十有五,是答辯委員會主席。徐復先生,時年七十,我當時知道的就是他的《秦會要訂補》,不知道他是黃侃先生的弟子,又正在做章太炎《訄書》的《詳注》【筆者注:那時還沒有“互聯網”,一切知識來自鉆圖書館坐冷板凳和師生之間口耳授受】。第三位我現在想不起他的名字,只記得答辯結束后陪他回家,在青島路上他對我的諄諄告誡和鼓勵。臨別他告訴我他的住址,說有問題可以隨時去問他。遺憾的是我離開南京到西安工作,再沒有去請教。另外兩位是本校教師:中文系的周勛初先生和哲學系的胡福明先生。劉先生曾對我們介紹周先生研究《韓非子》的勤奮和嚴謹,對他十分贊賞。胡福明先生一篇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》,被蔡尚思先生《中國文化史要論》列入中國歷代重要思想家之列,這里不必贅言了;劉先生認為我的論文涉及馬克思主義和蘇聯人對恩格斯觀點的否定,所以要請胡福明評審。

    答辯起初很順利。胡福明先生對論文從理論上給以肯定,其他幾位先生也多有肯定和表揚;問及對于所謂“五階段論”和“奴隸社會”的質疑,我也有充分準備,可以應對。沒有料到的是快結束時徐復先生一個小小的問題,我的回答卻徹底砸鍋!徐先生問:“你的文中多引《詩經》,你用的是什么版本?”也許,我無論回答什么版本都可以通過了,我卻回答:“《白文十三經》。”徐先生問了一句什么,我聽不懂,他皺皺眉頭,嘴唇緊閉。多年后我回想可能他是問:“黃侃手批?”那時候的我哪里能知道呢!當時以為勝利在望,有點洋洋得意,想借此機會批評資料室和圖書館借書的困難,我說自己花六塊錢在路邊買了一本《白文十三經》。事后劉先生非常生氣,甚至有些傷心,說希望我的論文能評為“優”,說你為什么不簡單說一下我們課堂上講過《詩經》的毛《傳》、鄭《箋》、孔《疏》,朱熹《詩集傳》也可以的呀!

    因為沒有給我評優,段老在總結發言時多說了幾句,語重心長,我覺得主要是在鼓勵我。原話我記不準確,大意如下:“‘文化革命’來了,我和你們劉先生私下議論過,我們過去用畢生精力繼承下來的東西,都成了‘四舊’【筆者注:舊思想、舊文化、舊風俗、舊習慣,都在“橫掃”之列】,恐怕是該斷絕了,再不會有人讀了!可是現在,劉先生招收了研究生,方向是‘先秦思想史’,我又看到了希望!諸子學術、儒家經典,是中華文化最輝煌的所在,是中華民族文明的根啊!今天參加你們的答辯,我高興啊!希望你們能夠把我們民族文化的精華繼承下來,流傳下去。”

   受到劉先生的嚴肅批評,加之快要離開南京,我帶著我的論文去看望我大學本科時的先秦史老師,江蘇省社科院的研究員王文清先生。王先生看完我的論文,坦率地說,他認為我這篇論文不是優或者良的問題,在他看來是不及格!我問為什么?他說他不了解文革后的“碩士”概念,但是他認為學術水平的高低要看對于文獻的研讀。我的論文只字未涉及清儒整理文獻的成果,引用文獻止步于通俗讀物,這不是研究歷史。
我非常后悔的是,我請家兄從南寧舊書店為南京大學歷史系資料室購回線裝全套《皇清經解》和《續皇清經解》,我自己卻連翻也沒有翻一下!
    我就是這水平?!

    來到陜西師大歷史系之后,時時憶及段老的教誨。劉毓璜先生的課程中,令我最難忘的是他講《易經 • 否卦》的九五爻。《否》卦的卦象是“坤下乾上”:地在下,天在上,天地不交。《易 • 彖》說:“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,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也……內小人而外君子,小人道長,君子道消也。”講到九五爻“其亡其亡,系于苞桑”,劉先生說:“苞指樹根。桑樹根多且深,堅韌不拔”。 似乎覺得我們沒有聽懂,先生反復講了幾遍,情緒忽然有些激動。他說“苞桑”指國家民族之根本;“‘其亡其亡’,其憂患何其深耶!但只要根本不斷,一旦陰氣消,陽氣長,否極泰來,國家民族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國家民族之根本”是什么?如段老所說,就是歷史文獻!是文獻中蘊含的道德情操精神氣質!

    “否極泰來”是什么意思?“粉碎‘四人幫’就是這意思!”劉先生說。《泰卦》是“乾下坤上”,天在下,地在上;天是統治者,地是民眾。“天地交而萬物通也,上下交而其志同也……內君子而外小人;君子道長,小人道消也。”在“文王重卦”時代還沒有民主思想,《泰卦》體現的是“重民思想”,劉先生提醒我。

    三十年來,我一直在努力著,目的是不讓段老失望、要為劉先生爭氣、想讓徐先生認可。
九十年代,我寫了一篇關于《詩經》的文章,題為《<詩>古訓在文化史研究中的價值》,希望發出來能被徐先生看到。沒想到發文章越來越難了!我稿投《孔子研究》,過了幾個月,收到一封信,說是可以發,但是請寄去若干元錢。豈有此理!我頗氣憤。我重抄一份遞呈朋友審讀推薦;近三年后,終于發表在《貴州社會科學》。徐先生多半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一般認為,歷史文獻中最難讀懂的是《尚書》。我與中文系幾位老師一道,經過十余年,編成了《十三經詞典 • 尚書卷》。隨后又耗費近十年,整理了《陳高傭先生遺稿》。

    先秦文獻中最難懂的其實不是儒家經典,而是“名學”著述——《鄧析子》、《尹文子》、《公孫龍子》,和《墨子》中的《墨辯》。古所謂“名學”,即今之邏輯學。因大多數人讀不懂,幾成絕學,故今人有所謂“中國古無邏輯學”一說。陳高傭先生精通邏輯學,民國年間商務版高校教材《邏輯學概論》即由陳先生主筆。他在“反右運動”中被剝奪教書資格后,就把精力用在整理先秦文獻上,其主要成果便是《老子》、《墨辯》和名家三子著述的《今解》。

    在目前官方的職稱評定體系中,編詞典是一文不值的,整理出版別人的遺稿更是毫無利益可言。但是,想到段、劉、徐諸先生的教誨和希望,我相信我這些工作的價值。
至于發表文章,因為我是無名小卒,職稱評定體制把我的命運交給了大雜志的小編輯。《<詩>古訓在文化史研究中的價值》的遭遇令我心涼。感謝網絡!數年前,一個很偶然的機會,我見到了《孔子研究》編輯部的審稿單——我這篇手稿的原件在網上拍賣【大約是編輯部處理垃圾,收廢品的有心人把有可能變錢的紙挑出來放到網上賣】;我的一位學生掏數十元錢買下了它。初審評語:“此文有新意,可用。對當前在‘聯系實際’幌子的浮華學風有針砭意義,請辛、馬審定。”復審批示:“可作‘爭鳴’用。”初審者周繼旨先生,曾與張豈之、李學勤等一道協助侯外廬先生編寫《中國思想通史》,后在南京大學哲學系任教。復審者王國軒先生,現為中國人民大學《國際儒藏》總編纂,北京大學《儒藏》中心審定專家。可是,小編輯……讓我說什么好呢?我記起了劉先生講的《否卦》:“內陰而外陽,內柔而外剛,內小人而外君子;小人道長,君子道消也。”嗚呼,吾當“卷而懷之”,換成小孩子的氣話:我不跟你們玩了!從此后,我是“不見鬼子不掛弦”,不是編輯部約稿,我不再寫文章,直到有了“西岳論壇”。當然,“西岳論壇”文章再多,對于評職稱是沒有用的,蘇小華的情況不就是這樣的嗎?

    歷史文獻真的是國家民族的希望所在嗎?八十年代中期,曾有一股“全盤西化”的思潮。我的一位研究數理邏輯的朋友認為,傳統文化是阻礙中國前進的沉重的包袱,我難以茍同,他跟我絕交了。這個問題我想了二十多年,在探討陳高傭先生思想的過程中我認為自己找到了答案。原來早在三十年代學術界就有過類似的爭論。當時社會背景是:清王朝帝制結束,日本吞并東北虎視華北,軍閥混戰未息,中華民族危急存亡之秋;五四之后孔家店已被打得七零八落,“德先生”、“賽先生”空喊多年卻未能駕臨。中國向何處去?思想界大致有三種意見:一、復古;二、模仿西方——又分三派:英美、蘇俄、德意;三、建設中國本位的文化。第三派以“十教授宣言”為代表。1935年1月10日,十教授提出《中國本位的文化建設宣言》。《宣言》說:
“我們要求有中國本位的文化建設!” 
“……必須把過去的一切,加以檢討,存其所當存,去其所當去;其可贊美的良好制度偉大思想,當竭力為之發揚光大,以貢獻于全世界;而可詛咒的不良制度卑劣思想,則當淘汰務盡,無所吝惜。”
“吸收歐、美的文化是必要而且應該的,但須吸收其所當吸收,而不應以全盤承受的態度,連渣滓都吸收過來。吸收的標準,當決定于現代中國的需要。”
“要而言之,中國是既要有自我的認識,也要有世界的眼光;既要有不閉關自守的度量,也要有不盲目模仿的決心。” 
“用文化的手段產生有光有熱的中國,使中國在文化的領域中能恢復過去的光榮,重新占著重要的位置,成為促進世界大同的一支最勁最強的生力軍。”
十教授大都有留學海外經歷,亦有深厚國學基礎,在當時全社會熱議的中小學是否應當把“讀經”列為必修課的辯論中并不守舊。例如陳高傭先生就說:“不認識現實環境,盲目崇拜古人的人不可以讀經……權利熏心、頭腦腐舊的官僚武人以及文化騙子無資格提倡讀經。”“拿歷史家的態度可以讀經……受過科學洗禮的人可以讀經,把握現實問題,自己能用思想解決問題的人可以讀經……學者為學術的研究可以自由讀經……大學生可以自由讀經,中學生、小學生絕不應勉強讀經……了解現代思想,懂得科學方法的學者可以指導人讀經。”(見龔鵬程主編《讀經有什么用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7月)

    也就是說,“本位文化建設”不是要復古,而是要“救亡圖存”;不是要維護腐朽統治,而是要讓古老文化接受科學洗禮、融入現代思想。十教授所提倡的“中國本位的文化建設”與“尊孔讀經”根本不同。
所謂“中國本位的文化”,當然包括儒家經典,同時也包括諸子百家的經典。

    儒家經典是否等同于“封建專制主義”?“五四”時期,儒家的“忠君”思想是追求共和、創立民國的人士最為反感的內容。他們反孔,是把儒家經典與兩千年專制帝制聯系在一起的。其實,儒學原典產生于尚未出現專制帝制的時代,與諸子百家的經典一樣,形成于中華民族歷史上思想文化最為活躍最為輝煌的時代——戰國時代。諸子百家經典是中華民族精神歸宿之所在,猶如西方之有古希臘先哲著述。西方之文藝復興與啟蒙運動,正是在古希臘、羅馬思想家的基礎上發展而來。十教授所希望的“中國本位的文化建設”,實質上就是希望來一場中國的科學與民主的啟蒙運動,形成凝聚中華民族共識的“中國本位文化”。

    在三十年代政治大環境氛氳中,無數愛國志士仁人傾向于選擇蘇俄道路;我個人認為,這也是老M打敗老J的重要原因。半世紀后,面對文化幾成廢墟、經濟接近崩潰的現實,新一代年輕學人不知這一切是全盤蘇化造成,卻把這一切歸罪于誕生于黃土地上的傳統文化,極力主張在中國實現全盤的“海洋文明”。若依了這些乳臭未干的孩子們,又不知會把中華民族引到哪里去!

    《本位文化宣言》令我想起近代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。我院王玉華教授的博士論文《章太炎思想的闡釋》一書,以“多元視野與傳統的合理化”為副題,概括了章學精華,令人眼前一亮!太炎先生精通近代西方各種思潮,為此他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推翻帝制的革命。他了解東西方文化碰撞的歷史大勢,很清楚中國學者的現代擔當——那就是在多元視野的關照下,使中國傳統文化實現現代化。太炎先生的代表作《訄書》,全面探究了傳統文化,是建設中國本位文化的基石之作;然太炎承清儒之博大精深,令其文字艱澀難懂。前不久我才知道,“文革”亂后,徐復先生傾晚年三十年之力,以九十高齡完成《訄書詳注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出版),令年輕學者可以讀懂。對于文化斷裂、信仰缺失的國家來說,《詳注》可謂苞桑之作,厥功至偉!民族幸甚!

    我們這一代能讀懂歷史文獻的人已經不多。年輕人多不識繁體字,看到豎排本就頭大,沒有標點就更沒轍了。我很希望看到年輕人中有能坐下來研讀古代文獻的學生,當然如果還能深入研究外文資料,那他就是中華民族的希望所在。
    文章最后,我想引用《訄書》的最后一句表明我的心跡,至于同學們讀懂讀不懂,我就不負責了。
“昔者《小雅》詩人,閔宗周危亂,發憤而作,始之以流水之朝宗于海,而終之以邦人諸友,誰無父母。嗚呼,余惟支那四百兆人,而振刷是恥者,億不盈一,欽念哉!”

【瀏覽15624次】    【收藏此頁】    【打印】    【關閉】
   我 要 評 論  
   用  戶:
   認  證: 1+100=? 匿名發出:



您要為您所發的言論的后果負責,故請各位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。
暫無評論!
 
 
 
 
 

■ [以上留言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不代表mhwh觀點]
 
電話:   mail to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冠城園6-6-7A 郵編:100088
Copright www.yaimd.icu All rights reserved.
 

 

 

 

 

一肖中特免费料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开奖 天津时时经网 极速赛车5码怎么稳 群北京塞车计划 3d组六稳赚不赔技巧 亲朋棋牌二人麻将外挂 信汇网页登录 什么是博彩 鑫宝国娱乐pt游戏平台 百万棋牌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