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肖中特免费料|001期一肖中特平

 

 

 

 

首頁/文化傳播


 
華文傳播)- 華文 四海 海外 華人
文化動態)- 消息 觀察 文脈 影視
原創文學)- 新作 心路 旅游 劇作
鑒寶賞奇)-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
 
 
  新作縱橫   心路筆記   旅游文學   影視劇作  
 
 
您當前的位置/文化傳播
 

 

我的北大文革記憶(一)奉旨造反
我的北大文革記憶 

作者:唐利 


(一) 奉旨造反 

    1966年5月25日北大貼出文革第一張大字報.那時我不在學校,而在石景山公社模式口大隊當四清工作隊員,.校園里炸了鍋,我毫不知情.六月一日晚,上中央電臺廣播了這張大字報,加上人民日報社論”橫掃一切牛鬼蛇神”.第二天一早我們就接到緊急通知,收拾行裝,火速啟程,當晚趕回北大. 

    我們化學系63級(編號0363)學生在65年11月2號下鄉,到北京郊區參加四清,預計一年,各自為戰,大半年彼此不通音訊.回到闊別的校園,已是火山爆發,覆地翻天,大家顧不上暢敘別情,放下行裝,拿起筆作刀槍,投入新的戰斗. 
聶元梓等人的大字報當時沒有作為國家級文物保管好,只好在一周年時又抄了一遍,山寨板,金邊包裝,原處張貼,搞個個紀念.我忙于派戰,沒去捧場.大字報讀過,毛贊賞有加,”何等好啊”,”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”,不可不學.讀后挺納悶,除了口號,沒什么理論啊.還是毛語錄”:造反有理”讓我茅塞頓開,馬列主義并不高深,就是造反,毛深入淺出,畫龍點睛.文革中造反的大字報,也都是馬列主義的,聶等只是沾了個”第一”.但是我到底沒拎清,它怎么成了”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北京公社宣言”,八桿子打不著嘛.毛有點石為金的本事,不是那張大字報本身,而是他對大字報的批語,點燃了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、

    大飯廳前的小樹林地是全校運動的中心,建起了一排排葦蓆做的大字報欄.我一天三頓飯,必過此處.大字報鋪天蓋地,目不接暇,一直擴展到附近宿舍的墻面,各個教學樓,眼花繚亂,五顏六色,標題醒目,常換常新.飯廳東部南部的幾個墻面更是寶地,最重頭的才往上貼.白天,萬頭攢動,摩肩接踵,人聲鼎沸,晚上,燈火通明,挑燈夜戰,人氣不減.每個人都是如饑似渴,似醉如癡,看,貼,抄,批語,留言.據統計,僅6.1-6.6六天,就貼出五萬份.大字報是文革特色,北大是發源地.靠著它,運動才轟轟烈烈熱熱鬧鬧有聲有色,如果在今天,大家都抱著電腦手機,短信,微博,上網,足不出戶,絕對沒那個氣氛. 

    北大成了革命圣地,外校外地的,人潮,蜂擁紛至沓來,像趕廟會,如逛賣場,看大字報,看聶元梓,看北大學生,每天有十萬人之多.先是本市騎自行車的,后來也有外地自掏腰包買車票的.校園的角角落落,房前樹下,自行車的海洋,橫七豎八.聶元梓成了萬人仰慕的明星,走到哪都是眾人簇擁,長龍跟隨,據說一天能接見幾萬人.聶給北大帶來了極大的榮耀,一人得道,雞犬升天,我們也跟著沾光,露臉.

我也接待過不少外校的老同學.有一次,我母親還帶著她們小學老師,二十幾個人,從天津趕來,我給他們講北大運動來龍去脈,領他們到七人大字報舊址接受革命洗禮.那里打響了文化大革命第一槍,現在搞了個講臺,外單位的人排長隊,上去發言,表決心,學北大,發揚聶元梓精神.他們還瞻仰了聶工作的哲學樓,那門前擠著眼巴巴等著的人群,見人出來就喊:”支持你們!支持你們!”.很可惜,我沒能滿足這些粉絲的愿望,一睹文革第一位”毛女郎”風采,能做的只是晚上找個大教室,他們席地而睡.我處在了世界革命中心,心里這個自豪啊。

    圍繞著聶等人的大字報的激烈爭論沒有留下任何痕跡.整個學校在揭發,批判,控訴陸平反革命黑幫,上掛下聯.比如,當時在物理系就讀的林立果寫過一張大字報,”強烈控訴陸平黑幫迫害林立衡同志”引起很大轟動,重要的不是事實,而是他們的身份.林立衡就是林豆豆,當時在中文系.

    陸平我只見過兩次,一次是在辦公樓迎新講話,一次是在大飯廳校領導春節團拜,慈祥又威嚴,讓人高山仰止.而現在的北大黨組織,是”假共產黨”,修正主義的”黨”,反黨集團,罪行累累,十惡不赦,真是驚心動魄!風云突變,我學過一點魯迅,曉得痛打落水狗,只是為自己不知道任何內情干著急,搜索枯腸,想起他在迎新時講不要早戀時說過一句:”女同學可要注意了,高年級同學正在眼光向下,年輕老師也在伺機而動啊.”當時覺得挺有意思,印象深刻,就揭發這一條,上綱上線,用資產階級思想毒害青年,云云.

    六月四日,工作組進校,河北省委書記張承先為首,代替黨委.我在辦公樓禮堂聽過他講話,一口山東腔,有當官的派頭,從此只聞其聲,不見其人.運動還是層層領導,有序進行,各班的團支部換了一個名稱:文革小組.我以前是0363一班團支部書記,現在搖身一變,當上班文革小組組長,頂頭上司還是年級政治輔導員關爍娣.
 
    運動很快涌現新人,一些工農出身的同學最為搶眼,特別是農村來的.二班的蔣XX,根紅苗正,N代貧農,文革前是平頭百姓,挺老實純樸,在四清隊入了黨,當然成骨干,要呼風喚雨.這些人文革前學習大都比較吃力,吃偏飯沒他們的分,心中壓抑,自然對修正主義教育路線有深仇大恨,控訴起來義憤填膺,火藥味足,一個”階級迫害””階級報復”,就點到了要害.有一次批判系黨總支書記王效挺,蔣嫌王腰彎得不夠深,腳站得不夠正,怒不可遏,沖上臺去按腦袋,踢大腿.,領頭高喊口號,慷慨激昂.再現一場苦大仇深的貧雇農斗土豪劣紳樸素自發的階級感情.我出身在一個教員家庭,這種階級仇恨階級覺悟先天不足,很是自慚形穢.

    過去的”落后分子”也活躍了.他們大都沒入團,也不申請,對傳統的政治教育有抵觸.對政治活動不積極,蘊藏著逆反的潛力和能量,文革給了他們表現機會,個性張揚,能沖敢闖,這又讓我自愧不如.后來成為井岡山的頭頭之一的陳醒邁就是個代表.他原名陳守忠,來自大連,工人出身,在宋彬彬引起的”革名”潮中改用新稱,從名不經傳而叱姹風云.其實文革前他的叛逆性格已經顯山露水,有一次黨支部開大會,批準我們年級第一個黨員,也是他們二班團支部書記尹XX.自由發言都是事先安排,申請入黨積極分子表決心向尹學習,我都沒排上號.他一個團員不是,卻不請自到,上去大放厥詞,數落尹的不是,洋洋灑灑,一發不可收拾,最后被禮貌地請下臺.
 
    我可以算是第三類,文革前是班團干部,要求進步,靠攏組織,”馴服工具”,舊體制的”紅人”.雖然我從沒想吃政治這碗飯,人生目標是”搞業務”,當學者,但是希望”又紅又專”,全面發展,思想屬于保守范疇,循規蹈矩,聽話好使,上一級黨組織就是黨的化身.如果聶元梓貼大字報時我在校,一定不會支持.文革驟然而降,層層領導已經倒臺,我們加勁緊跟,不需要磨合期,關鍵是,又來了工作組我們可以依靠,而我們還是依靠對象.

    “受氣”的要復仇,”另類”的要表現,”聽話”的要跟風,幾路人馬,走到一起來了,暫時結成了一個陣營.統一我們的,是對領袖的由衷崇拜,無限信賴,以及有領袖作后盾的安全感.人們說,陷入戀愛的人會頭腦發昏,我們那時對毛的癡迷崇拜,超過戀愛的百倍,神魂顛倒,不將理智.對立的那個陣營,過去是龐然大物,高高在上,現在卻轟然倒塌,束手就擒,隨我們擺布,被動無助.原來革命竟是這么簡單,輕而易舉,沒有風險,力量對比完全的不對稱,我們享受著快感,新鮮,刺激,過癮,亢奮,狂熱. 

    我們初出茅廬,卻自視甚高,自我感覺良好,真拿自己當根蔥了.”天下者,我們的天下,國家者,我們的國家,我們不說,誰說?我們不干,誰干?”紅色接班人,舍我其誰.那時接觸一些老師,覺得他們私心太重,顧慮太多,革命性差.其實我們身在文革,完全不懂.現在我們知道,毛多年對黨內狀況不滿,歸結于別人不聽他的話,大權旁落,自己有名無實.他要搞一場全新的革命,自下而上,造共產黨內部的反,造中央和各級領導的反,他知道地富反壞不許干,知識分子不敢干,工人農民不愿干,各級干部頂著干,于是,驚世駭俗,鋌而走險,把依靠力量定在了大中學生.我們這些初生牛犢才被拉到了斗爭的最前沿,當開路先鋒,招之即來,能戰能勝,揮之即去,無怨無悔.這是一場不宣而戰,突然襲擊,手到天翻,沒有一個人看透葫蘆里是什么藥.我們被忽悠了起來,橫沖直闖,開始不知道老鼠拉木箱,大頭在后頭,一味矛頭向下.校一級垮了,我們趕緊收拾系一級的,他們肯定都是黑班底,保皇派,急先鋒,披著羊皮的狼,化裝成美女的白骨精.大魚撈不著,也要撈點蝦.張承先已經號召我們,”唱主角的要掃,跑龍套的要掃,打旗的也要掃”.

    其實我們對系一級的也一無所知,兩眼一馬黑,有勁沒處使,瞎嚷嚷沒真貨實料.書記王效挺,副書記文重,黃文一,三年里基本沒見過.只好看教師的揭發,吃別人嚼過的饃,跟著起哄,加點大帽子大口號.教研室一級也未能幸免,我只認識有機教研室的黨支部書記花文廷,搞四清時,他在公社,我離他很近,常去聊天,他年齡不到三十,思想水平不是一般的高,我五體投地.現在他也受批判,我迷茫不解,不是滋味.也有同學主張寫政治輔導員關老師的大字報,其實也不是對她有多大不滿,主要是對別人太不熟悉.關一向親民溫和,我對她欽佩有加,按兵不動,也就沒搞起來. ...華岳論壇 - " 

    入大學前,我們都是天之驕子.周恩來1964年給大學生作報告,說全國100個同齡人只有一個上大學.進了北大,課業壓頂,考試頻頻,競爭激烈,我們喘不過氣.許多人有了不及格,還有人留了級,第一年的寒假就有人不能回家,復習功課準備補考.當頭棒喝,落差很大,早年的銳氣狂氣一掃而光.分分分,學生的命根;考考考,老師的法寶.最讓人膽戰心驚的是一年級華彤文老師的無機化學,第一堂課第一句話,她就說:”學習像大海游泳,有力氣的游到對岸,沒力氣的就會淹死.”她拿手好戲是下課前十分鐘來個小考試,突然襲擊,就一道題,刁鉆古怪,腦子稍轉不過來彎,就得吃鴨蛋。

    批修正主義教育路線,我們有體會.批反動學術權威,我們有話說.”智育第一”,”教授治校”,”分數掛帥”,”業務至上”,”師道尊嚴”… 我們開開門來三件事,學報紙文章,寫大字報,參加批判會. 

    批判要聯系自己.我文革前寫過兩副對聯,貼在宿舍門框:”周期表里看世界,實驗室中學本領”,”杜馬球里乾坤大,玻璃瓶中樂趣多”,主動抖出來,白專傾向,脫離政治,全是修正主義教育路線的毒害惹的禍.有一個同學甚至自爆考試作過弊,痛哭流涕,這也是舊教育路線逼迫的結果.大批判的武器真好使,只許批判者說話,管它是不是牽強附會,捕風捉影,臟水一個勁地潑,被批判的只能聽著,看著,受著. 

    這一段時間,我們不厭其煩地開會,幾天一次,內容一樣的批判,聚聚散散.蒯大富說聶元梓是”奉命造反”,我們還不如聶,只能算跟著起哄,火上澆油,投井落石.在”造反”之前那些對象已經倒下了,不能反抗,不敢反抗,我們只是”再踏上一只腳”而已,享受著毛給的勝利果實,心情舒暢.但日子也不輕松,要搜索枯腸,絞盡腦汁.挨批判的”擠牙膏”寫檢查,我們”擠牙膏”搞揭發,很快就要彈盡糧絕.當時說搞運動要停課半年,來日方長,我們天天吃飽了飯,能量要有地方發泄,于是暗流涌動,激進的情緒醞釀著,發展著,有人要”升級”,搞點新花樣,整點新名堂。

【瀏覽14451次】    【收藏此頁】    【打印】    【關閉】
   我 要 評 論  
   用  戶:
   認  證: 1+100=? 匿名發出:



您要為您所發的言論的后果負責,故請各位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。
暫無評論!
 
 
 
 
 

■ [以上留言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不代表mhwh觀點]
 
電話:   mail to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冠城園6-6-7A 郵編:100088
Copright www.yaimd.icu All rights reserved.
 

 

 

 

 

一肖中特免费料 北京Pk赛车在线预测 极速168开奖网 河北福利彩票20选5开奖结果 大乐透历史最怪号码 飞艇计划4码 新时时买的人多吗 江苏时时平台 加拿大快乐8开奖官网 快速赛车开奖官网结果 竞猜比赛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