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肖中特免费料|001期一肖中特平

 

 

 

 

首頁/文化傳播


 
華文傳播)- 華文 四海 海外 華人
文化動態)- 消息 觀察 文脈 影視
原創文學)- 新作 心路 旅游 劇作
鑒寶賞奇)-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
 
 
  新作縱橫   心路筆記   旅游文學   影視劇作  
 
 
您當前的位置/文化傳播
 

 

作協里的反革命—侯金鏡、馮牧/迷人的霜花
作協里的反革命  侯金鏡、馮牧  

作者:劉亞偉

    侯金鏡、馮牧都是《文藝報》的副主編,1968年初同時被打成現行反革命。兩人秉性耿直,有一次,侯金鏡指著墻上毛像旁的林彪像,對馮牧說:“這家伙真像個小丑!”大人們的這些談論,星星點點被未成年的孩子們聽到了,于是也學著大人在小酒館里關心起國家大事。隔墻有耳朵,這些小孩子被抓去嚴刑拷打,“供出”了侯金鏡、馮牧,還有電影劇作家海默、畫家劉迅,于是被打成現行反革命集團。海默拒絕招供,被活活打死,劉迅被投入牢房。作協的革命群眾召開大會,批斗侯金鏡、馮牧。

    批斗會當晚,侯金鏡回家喝了一瓶敵敵畏。我那時和侯金鏡隔一個單元,第二天一早,聽到呼喊聲,我和幾個人上到侯家,抬他去醫院。侯金鏡已經奄奄一息,翻著白眼,大小便失禁。我抬的正好是他的臀部,弄得一手臟。好在那敵敵畏已過期,毒性減弱,經過洗胃搶救,幸免一死。3年后,侯金鏡在湖北五七干校勞動,在40度的陽光下擔著沉重的糞桶,當晚因腦溢血昏迷,被同屋人發現,次日晨辭世,匆匆走完僅僅50年的人生。此時離林彪事件的爆發僅僅1個來月。

    批斗馮牧時,作協有個剛畢業分來不久的大學生動手打他耳光。后來在五七干校,二人正好同屋,此時那年輕大學生已被打成516現行反革命。馮牧原諒了這位年輕人,根本不提這事兒。馮牧復出后,那位年輕人在外地工作,所在單位來人外調其文革中的表現,并指明了解他是否打過人。馮牧明確地為那位大學生作了辯解,外調的人也找我了解情況,當時我在人民文學出版社,也說了類似的話,最終沒有影響他的提拔。有一年馮牧要去那兒,主動給他寫了封信,可沒有接到那年輕人的回信。  

    作協另有一個現行反革命,是《人民文學》的女編輯冼寧,解放前夕北大畢業,參加過抗美援朝。1962年冼寧在《人民文學》寫了一篇童話《小黑點兒》,意在不要歧視有缺點的孩子,要相信在親情友情的溫暖下,有缺點的同樣能夠成長得很好。童話里寫了一條咬過小豆子的毛毛蟲,那毛毛蟲的嘴邊還有一顆黑痣。這就犯忌了!偉大領袖的嘴下不是有一顆痣嘛?冼寧的作品成為無可爭辯的大毒草,惡毒影射和攻擊偉大領袖。冼寧一向開朗樂觀,大大咧咧,就是不承認有罪,在黑幫窩里照樣嘻嘻哈哈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補白:
    1967年的10月,我讀小學二年級,親見我的同班同學周進(8歲)被打成反革命,在全校大會上被批斗。一次,全班同學齊聲高呼“打倒劉少奇”,周進慢一拍,讓大家清清楚楚地聽到他喊的是“打倒毛主席”。就這樣,他成了現行反革命,五花大綁,押上臺批斗,胸前掛著“現行反革命”黑紙牌,全校的師生齊聲高呼:“堅決打倒現行反革命分子周進!”批斗之后沒有開除學籍,只被開除出“紅小兵”。其父母都是貧農,也沒受到太大牽連。筆者還清楚記得批斗兩位校長的情景。他們戴著高帽子,掛著黑紙牌,陪斗的女壞分子脖子上吊著臭草鞋。姓蔣的校長比較瀟灑,嬉皮笑臉的,姓李的校長則默默流淚。這樣的情形已深深銘刻在我們這代人的記憶之中,永不會忘記,也愿它永不在中國大地上重演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補白:
    一何姓農民,有一次他說了句“社會主義是幽靈”,被住隊干部告發,打成現行反革命。他辯解說,這話是一個大人物說,人家讓他拿證據,他說記不清了。送進監獄沒蹲幾天,何某被放了,說是縣上有位領導,看了他的材料,說《共產黨宣言》中就有這樣的話。何某雖被放,但不等于徹底平反,因為他說那話的場合不對,誤導革命群眾,而且馬克思說的是“共產主義的幽靈”,歪曲了馬克思的意思。不久,何某死了,父母親悄沒聲就把兒子埋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迷人的霜花    

作者:孔慶西


    天晚飯后,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五師五十六團四營十四連召開班長以上干部會。由于天氣寒冷,連部窗戶玻璃上結滿霜花。靠窗坐的一個排長,大約對會議內容沒什么興趣,下意識地用手指甲在那玻璃霜花上亂寫,不知覺間寫了“毛主席”三字,又在下面寫了“大壞蛋”三字,連起來念就成了“毛主席大壞蛋”。坐在旁邊的人發現了,突然大喊起來:“有人寫反標!”

    會場頓時炸了鍋,如臨大敵。那排長立即被控制起來,軍務股連夜來人把他拷走。審查幾天,那排長被押解回來開現場批判會,身份變成了現行反革命。該排長原本是個很有前途的知青,下鄉前就入了團,很能干,文筆口才也很好,聽說不久就要入黨了,可是在那個瘋狂的年代,無論他如何辯解都沒用,沒人同情他,也沒人敢同情他,昨天還是令人尊重的排長,現在卻沒人敢和他說話。

    有一天趁人不備,那排長自己跑到離連隊很遠的阿倫河邊,在一個廢棄的漁房子里上吊自殺了。大家得知他自殺的消息后,也沒有一個人同情他、可憐他,還給他加上自絕于人民和畏罪自殺的惡名。團里通知他的家人,他父親來處理后事,草草埋了兒子的尸體就走了,也沒敢說什么。聽說他父親是一個國營大廠的總工程師,可是又有什么辦法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補白:寧夏綜合地質大隊物探技術員余渭國,一九七○年寫了一篇文章,說:“林彪說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,這句話是錯誤的,是唯心主義的東西。他這樣一搞,實際上把毛主席搞成偶像了。”因為這句話,余渭國被判處死刑,慘遭殺害。

【瀏覽11868次】    【收藏此頁】    【打印】    【關閉】
   我 要 評 論  
   用  戶:
   認  證: 1+100=? 匿名發出:



您要為您所發的言論的后果負責,故請各位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。
暫無評論!
 
 
 
 
 

■ [以上留言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不代表mhwh觀點]
 
電話:   mail to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冠城園6-6-7A 郵編:100088
Copright www.yaimd.icu All rights reserved.
 

 

 

 

 

一肖中特免费料 博一把论坛白菜网址 财神爷打鱼机 时时彩买单双没输过 广东时时几分钟开奖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走势图 彩宝app是骗局揭秘 重庆时时彩手机版下载 北京pk10六码全年可用 时时彩定位胆是什么 注册立马送彩金的娱乐网址